远华棋牌

2020-01-12 13:59:44 _值得信赖

  受助女生及家。人感谢所有热心人

  11月28日,虎门。镇新莞人服务管。理中心、虎。门镇卫计局、虎门镇老。科协相关负。责人及虎门智升学校部分。师生一起前往医院探望姜。恩慧,为其送去6万多元的爱心款。

  当姜恩慧的父亲姜海群接过这。些爱心款时,满含热泪,一。度激动得说不出话来。。他一再地向大家致谢。

  “谢谢老师,谢。谢同学,谢谢。叔叔阿姨们!”昨天傍晚,。姜恩慧在电话中一再向给予她。关爱和帮助的热心人士致谢。她。告诉记者,现在自己的病情有了好。转,请老师。和同学放心,自己一定可以战。胜病魔,早日回到学校,回到。他们身边,将来,她要。更加努力学习,感恩大家,回报社会。

东方天使基金会网站页面

  红基会东方天使基金现“钱荒。”

  再生障碍性贫血患者求助基。金会未果工作人员称从2。015年便出现资金。短缺

  近日,郭先生向。北京青年报记者反映,自己的。侄女患上了再生障碍性贫。血,因家庭条件。困难,向中。国红十字基金会下设的一个。专项基金进行求助。时,却被告知今年的救助额度已经。用完,家人只能通过其他方。式来筹款。昨日,北青报。记者从红十字。基金会下设的东方天使基金处了。解到,目前基金会基金确实面。临短缺问题,从2015年。起只能零散提供救助,基金也只。能通过社会筹。款方式获得,目前仍有几百名。患者在申请基金后处于等待救助状态。

  女孩患病。求助基金未果

  郭先生说,自己生病。的小侄女。今年9岁,于2015年3月。查出患有重症再生障碍。性贫血,手术费加上。其他治疗。费用一共需要。七八十万元。。而侄女一家经济条件困难,因。此原因,侄女。此前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。,目前在。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住院,近一。个多月来病。情未见好转,而且有恶化倾向。

  为此。,侄女一。家也在寻求社会帮助。。郭先生于近。日帮忙联系到了红十字。基金会下属的东方天。使基金,但却未能如愿得到帮助,。“这个基金是专门。救助重症再。生障碍性贫血的,但是。每个人仅有3万元的资。助,而且今年的额度已经用完了。”

  在向基金会申请救助。行不通的同时。,郭先生及其堂弟通过其他平。台发起了筹款,北青报记者在。名为“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县毛。演堡乡后屯村196号郭。某某恳求您的帮。助”求助项。目中看到,该求助项目附有。求助者的。照片以及诊断证明书等材。料,筹款目标金额为40万元,截。至昨晚6时许,已筹得77981元。

  红基会下设。专门救助。再障基金

  对于。郭先生提到的专门用于救助重症。再生障碍。性贫血患儿的。基金,北青报记者查询到,。据新华社2012年。6月报道,用于救助贫。困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儿童。的中国红十。字基金会“。红十字天使计划——东方天。使基金”。于当年6月。5日在北京启动。。中国红基会秘书长。刘选国介绍,再生障碍性贫血治疗。费用一般需。要10万元以上。,甚至几十万元,目前国内没。有其他慈善组织专门为患。此病的贫。困患儿提供资助。我国医。保及新农合也未将再生障碍性贫血列入重大疾病特别资助政策。

  为专项救助贫。困重症再生障碍性贫血患。儿,中国红基。会拓展了红十字天使计划。大病救助的范围,正式。启动“东方天使基金”。基金。的资助对象。为14周岁以下、家。庭贫困、患重型。再生障碍性贫血的。儿童,患儿法定监护人可作为。申请人向东方天使基金申请资助。

  昨天,东方天使基金工作人员。向北青报。记者介绍,目。前红基会也只有东方天使基。金负责再生。障碍性贫血患儿。的救助工作。据介绍,每名患。儿最多能得到3万元的救。助,是用于移植手术后。的辅助救助,“没办法全额资助,。因为求助量特别大。”

  救助基金近三年来出现“钱。荒”

  那么救助是否真的存在。额度问题,基金。会工作人员称并非额度用完。,而是目前“没有。资金”。据其。介绍,东方天。使基金的资金来。源全部为。社会筹款,从2015。年左右开始出现。了资金紧张问。题,“2015。年之后只能筹集到一点儿。,也就只能。零散地帮助一部分患儿。。”而目前仍无法预计。什么时候才能筹集到足够的资金。

  “等筹到。资金后会进行评审,会。再联系家。长,如果确实。需要,也可以先申请”,工作。人员称,现在已经有。几百名患病儿童提。交了救助。申请,但。仍需等待基金会筹款后才能接受救助。

  北青报记者在红。基会网站上看到,东。方天使基金。曾于2014年11。月15日。发布了《东方天使基金2。014年度中央财。政支持项目执行完毕》的文章。,文章中称,2013年。经向民政。部申请获得100万元项。目支持资金,中国红十字基。金会同比配套资金。100万元。截至目前,该。基金已累计。面向全国资。助贫困再障性贫血患儿105名。

  而对于为何在出现“钱。荒”后没有再申请财。政拨款的问题,工作人员回。应称在2012年东方天使基金成。立后,仅有2014。年一年在申请后得到了拨款,后来。再次申请没有得到批准。此外,。也没能通过红基会来。协调解决“钱荒”问题。

  对于。资金短缺。状况,工作人员也略显无奈,“我。们也通过各种渠道。在做,但。是效果都不太好。。”对于筹款困难原因,工作人员分。析认为,“。再障这种血液病可能大家不是。特别了解,。还有单纯。公司捐赠也很少。,最多时一次有30多万元。”

  基金。创立企业今年没有。捐款

  公开报道显。示,东方天使基金是由山东烟台。每怡进出口。有限公司于20。12年捐资100万元。创立。同。时,中国红基会在超市、商场、宾。馆等地设置的“博爱视窗。”电子募捐箱所收集的爱心人。士零星捐款也将汇入“东方天使基金”。

  昨天,北青报。记者联系到了每怡。公司对接红基会的孙女士。,孙女士。称前几年。公司有在向基金会投钱,但是。今年因为各种复杂原因。没有再继续投钱,孙女。士也表示具体原因不方便透露。

  但孙女士同时介绍,公司仍在。通过其他方式来救助有需要的。患者,并不局。限于基金会,“现在也有。患者找到公司来进行求助,。我们进行审核之后会直接进行救助。。而且也。不仅局限于再。障患儿,其他有。需要的也会进行救助。”

  文/本报记者郭琳琳

  [共享单车下半场。]数量饱和后的管理难题

  央广网北京12月7日消息。(记者吴喆华)据中国之声《新。闻纵横》报道,。赤橙黄绿青蓝紫,从2016年。开始,共享单。车突然席卷全国大。小城市。资本的纷纷加注。,企业的迅速投放,。共享单车队伍的发。展、壮大令人。猝不及防。然。而,共享单车从。面世之初就饱受。诟病,近半年,包括悟空、町町、。小蓝、酷骑、小鸣在。内的被称为。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企业已陆。续倒闭。。过山车式的大起大。落,聚集了资本、市场、。研究者的惊愕,也给人们留下了沉重的拷问。

  在经历开盘、加注、高潮之。后,共享单。车行业的路在何方?这一创新。形式经得起市场、。消费者和。时间的考验吗?一年多来,中国。之声一直持续。关注共享单车的发展。,先后推出特别策划《。我们骑车吧》、《共享单车。能骑多远》,本周,将再次聚焦。共享单车,推出特别策划《共。享单车下半场》,今天请。听第四篇《数量饱和后的管理难题》。

  在北京八王坟东公交车站。,即北京最大。的共享单车“停车。场”之一,卖力。的吆喝里夹杂着共。享单车的清脆铃声。每天。晚高峰,上。千辆共享单车从。周边涌来,。依靠交警执勤和调度车不断清理,。才能给开往通州的公交车。留一条“出路”。。用户刘先生告。诉记者:。“这车特别多,。很多车就这样堆着。,没人骑,骑之前还要擦一下。”

  共享单车。大体对应三种需求。,一是接驳轨道交通。,二是接驳地面公交,三。是五公里以内的短距离出。行。针对前两种需求。,中国之。声记者在北京选取了知春路。地铁站、天通苑。地铁站、南锣鼓巷地铁站、大望。路八王坟东公交站。,记录共享单车的实际使用情况。

  八王坟东站:。数百辆车无人问津样本使用率仅1。2.4%

  八王坟东站是北京的交通枢。纽之一,共享单车供给。明显大于需求。早晨八。点半,东西两侧一公里左右的。距离,总计约有1600辆共享。单车;晚上六点半,这一。数字达到了约2200辆。某。共享单车品牌运。维人员说,夏天晚上。的峰值在3000辆左右。,用户主要是东四环商圈的上班族。。共享单车公司的调度。车要将过剩的单车拉走。,从晚高峰一直要拉到晚上。十点。 。八王坟东。站的晚高峰,两千多辆共享单车聚集

  八王坟运维人。员说:“都拉着,。晚上十多辆车来清理,一会。不清就堵上道。”

  记者观察。,这里早晨留下。的1600辆单车中,。白天被骑走的极少。早晨九点。,记者对。该站靠近大望桥方。向的265辆车进行。标记。到。下午五点半,ofo被骑。走8辆,新来5辆;摩拜被骑走。25辆,新来7辆,2。65辆被标记的共享单车只有。12.4%被骑往他处。

  八王坟。运维人员说:“关。键是没人骑走,骑走的少,也就十。辆八辆。”

  供给过。剩还体现在有数百辆车长期无人。问津,它们停靠的位置。较远,既没。人骑也没人。清走。 。八王坟东站附近。,废弃的共享单车

  知春路站:日流动一千辆。

  北京知春路地铁。站附近上班族集中。。12月5日,早晨八点半和晚上。六点半,该地铁站一公里内共享。单车的数量,分别是2067辆和。1852。辆。和八王坟。东车站需要人力把。闲置车辆拉。走不同,这里需要不断补充单。车。某品牌共。享单车运营人。员说:“每天流动一千辆。,往这送一千辆,能骑走。七八百辆。,然后晚上回来。二三百辆。” 知春路站,一辆共享单车的座位

  在9:00-1。1:30内,记者对该区域一辆。摩拜单车进行了取样,其在。9:25、9:5。0、10。:40被。使用了三次。。记者发现共享单车的。使用频率具有随机性,还受到。停放环境的影响,若停放。地周围有较多。障碍,则该单车的使用率较低。

  南锣鼓巷站。:需求不旺。盛

  南锣鼓巷是北京著名的旅游景。点之一,冬天对单车的需求。并不旺盛,总体供大于求。上。午十一点,地铁站附近有。137辆共享单车,。傍晚五点这个数字是6。22辆。摩拜和ofo的运维人员。说,车辆以调出为。主,增加的车辆大多是。游客自己骑来的。

  天通苑站:晚高峰一车难求

  天通苑。地区是北京较集中。的居住区,该。地铁站附近的。共享单车呈现明显的潮。汐特征,晚。高峰严重供不。应求。早晨八点半,这里约。有820辆共。享单车;晚上六点半。,只剩下121辆。这12。1辆里,。包括100辆有桩公共自行车,1。辆摩拜坏车和3辆ofo坏车。。某单车品牌运维人员说:“五。点左右就没了,。六七点就。没车了。很。多市区的人。是六点下班,回到家七点。到八点,这是高峰期,一辆。都没有。” 。 天通苑站,傍晚6:30刚下班的男生等待运维人员送来车辆

热门文章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