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足球比赛

2020-02-09 13:49:44 _信誉平台

  大年三十,跑到。农村迪厅说相声

  上了曲艺学校后,又。遭遇了几次被当众批。评的经历,常远渐渐与爷爷疏。远了,“我其实是挺。喜欢在舞台上演出。的,只是不。喜欢跟爷爷一起演,压力太大了。”

  “独立”后的常远开始自己。想办法找演出的机会。。庙会、夜场、。酒吧他全演过,“我记得是50年。大庆的时候。颐和园有个游园会。,就在飞机检阅的前后,我。和哥们在台。上正卖力地演呢,飞机就开。始在空中盘旋,台下的观众也。不看我们。”到了春节,。就转战大钟寺演。出,“在。庙会演出也挺苦的。50块钱。一场,一天两。场,10点有一场,早上8点。就得到。演出大概20多分钟,完。事就在公。园里一直等。到下午。庙会。都是冬天。,我记得有次唱着唱着快板。,板掉了都不。知道,手都冻僵了,观。众在台下直喊,我才。发现。最幸福的一次是三个。人说群口,站在中间的人有桌子挡着,手可以缩袖子里。”

  有年大年。三十,常远。和哥们演到快十二点,穴。头说还有个活。儿,少一。个节目,你俩。去不去,“也没问价钱,也没问。去哪,有演。出我们就去。我俩最先上了车。,坐好之后看见后面。迈上来一个50(码)的。大脚,我抬眼一看是一位。人妖大姐,对我们说‘宝贝。儿,往里来点。。’紧接着。是一个拿着大蟒蛇的,那个蟒蛇。头就在我脑袋边上,我这一。路都不敢晃。脑袋。我们看人家奇。怪,人家看我们还。奇怪呢,问穴头这俩干吗。的,穴头说这俩。说相声的。”车把他们拉到。一个农村的。迪厅,门口有个大垃圾场,。还有一个大堤坝,“真以。为要给我们卖。了呢。”夜店里面乌泱。乌泱全是人,打扮也很奇。怪。“后来我们才闹。明白,原来是有个表演砸酒瓶。子的特技演。员来不了了,穴头就。把我们找来了。人家正蹦着迪呢,突然大厅灯亮了,主持人说下面请大家听段相声,底下人全傻了。”

  奋战文工团

  10年场务,工作。等同于搬家公司

  曲艺学校毕业后,。常远考进。了文工团。“从2000年到。2010年。,这10年我一直在文工团,做。场工和剧务的工作,几乎。就没机会上台。”那一届一共。八个学员,都是刚毕业的学。生,工资大概一个月3。99元,所谓的场务就。是装台。“出去演出,。演员都是第二天出发,场务。要跟着舞美提前出发。,坐着大卡车,。拉着设备,到地方后要先去剧。场看情况,。如果台好装可以回去睡一会再。起来装,如果台。不好装,连夜就得。卸车。我们那会干的就。是搬家公司的活,音响、。大灯、各种线,都是我们卸。。有些剧场条件不好,。没有电杆,还要现搭,好。几百斤的灯都要。吊上去,接音响,这些活我都会。。一般装完台已经早上。七点了,回去稍微睡一两个小时,又得来剧场调试灯光。”

  常远主。要负责的是打追光。最开始,同。期的八个。学员都在干这些活,但没多久有些。同学就上台演出了,最。后,就只剩下他一。个人还在干场务。可能是。从小在爷爷的高压培养下,常远说。自己是那种“忍气吞声”的人。,“你让我干吗我就干吗,但。我会在心里较劲,就觉。得总有一天,我如果有了舞。台,一定会把这些能力。释放到舞台上。。”后来他才知道,原。来那时候其他同学都给领导送礼,只有他一直在埋头苦干。

  干场务。期间,常远挣外快的主。要来源就是走穴和主持婚礼,“那。会婚礼可真没少去,从4。00块一。场干起。因为周。一到周五得上课,需要早起,。好不容易周六日还得早起,宿。舍也没有热水,一早起来洗。脸我就骂街,心。说我受这罪干吗。就想,一。定要混出个样来,以。后再也不主持婚礼了。但每次人家。把红包递给我,。就还想再接活,得挣钱嘛。”

  群演的日常。

  跑了。3年组,。结果一个戏也没接上

  正是因。为文工团里没。有演出机会,所以,200。6年常远想到要去考电。影学院。“考电。影学院的时候我。已经26岁了,太。大了,所以我考的是电影学院的成人教育。”

  不过常远。依然很感激在文工。团时的经历,他觉得那是自己人。生的积累和磨炼。没有演出。,一直装台和打光,让他成了演。出的另一批观众。“。其实文工团是一个挺毁。演员的地方。演出都是下基。层,观众都是平时看不。到演出的,会特别热。情,让演员容。易满足,会觉得自己说得。不错、演得不错,因为台下的观。众已经乐不。可支了。另外机。关单位会让人觉得很安逸。,演出量也稳定,没什么。竞争意识。,而且也不用创作新作品,一首歌能唱一辈子。”

  考上电影学院后,常远也开。始了跑组生活。,“就跟普通群众演员一样。那个。时候,我靠跑。夜场和主持婚礼挣。了点钱,买了。辆菱帅,就开车拉着四个哥。们,跑了三年组,结果一个戏都。没接着。”但跑组已经。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。,甚至跑出。了强迫症,“十个组,跑。了九个都不行,。剩那一个必须跑。,就怕错过机会。”麻花正是那。会跑组的结果,2009年,常。远被麻花的。导演看中,觉得他挺。适合演喜剧,就把他留下。了,之后常远认识了沈腾。“。麻花是一个你只要努力就会得。到认可的地。方,不论资排辈。我觉得我在麻。花抓住了机会,也找到了存在感。。”在麻花找到自我价值的常。远,还把默默疏远了很多年的爷爷。请过去看。自己的演出。“。他来看我。们的演出,有些包。袱他看不懂,乐不出来,但。是他看旁边人。都乐了,心里会想这就是他跟孩子们的差距,他也能感觉出来这是适合我的舞台。”

  心结

  想和爷爷再说次相声

  常远的工作。地点在望京的一。个小区里。。没演出的时候,他会和大。家一起讨论下一期《欢乐喜。剧人》的剧本。由于每天工作都。会到半夜,助理。会在大家到之前买。好零食、水果和午饭。采访的。这一天,常远吃的是。菜粥和鸡蛋,助理说。常远的感冒一直。没好,所以给他准备了清淡的食物。

  屋里有一面朝西的大。阳台,一到下午阳光极好,。阳台上摆了一台跑步机,常远。指着跑步机:“这可不是摆。设,它是我灵。感的来源。”据说,上。周刚刚播出的这期《欢乐喜剧人。》里,常远和蒋欣表演的节目,在。录制的前两天剧本还都是。一片空白,大家。都急坏了。只有常远很。淡定,让大家等等。他,他去跑步机上跑了5公里。。跑完了,剧本也想出来了,这就。是他的解压和创作方式。记。者问他参加比赛是不是压力很大,。常远说“其实还好”,到目前为止。,让他压力最大的还是小时候。和爷爷一起上台演出的经历。,这也是他人生的一个。结。《欢乐喜剧人》最。后一期,他想请爷。爷一起上台,再说段相声,“。演得好不好,我都得演,要不我一辈子都过不去这个坎。”

  Q&a。mp;A

  新京报:上一次哭是什。么时候?

  常远:就前两天。。(因为什么?)因为我爷爷说我。,当着面就抹眼。泪了,本。来是想去他那寻。求一个肯定的,。结果他说没。觉得我的作品哪好。

  新京报:从小学习。传统相声对之后的喜剧创作有没。有帮助?

  常远:会,创作和表演上都有。很大的帮助。因。为研究的都是笑点。,我就知道怎么能让观众笑。。比如说我。演的《太想爱你》,这首歌和这。个作品之所以能让观众记住,。就是因为前面铺垫得好,这种铺垫。的手法就是相声里面的三翻。四抖,铺平垫稳。

  新京报:演喜剧和表演的。差别在哪?

  常远:我觉。得不管是演喜剧还是。表演都要自然和松弛,表演。痕迹越轻越。好,越使劲越想让包袱响,效。果越不好。反。倒是你不把它看成一。个包袱,。观众反而会笑。

  新京报:近期参演的电影里面。都是人设比较夸张的角色,以。后想走喜剧人路线还是想做一个演。员?

  常远:我都想尝试一。下,我并不想。把自己固定在喜。剧演员上,我想做。一个让大家记。住的演员,而不是让大。家记住的人。

  采写。/新京报记者张坤玉摄影。/新京报记者吴江

  两会新华。社快讯:。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。会议闭幕会1。3日9时30分在人民大会堂。举行。习。近平、李克强、张德江、刘云山、。王岐山、张高丽出席。俞正声主持。

风云四号A星“拍摄”的。第一幅地球彩色合成图。像。国防科工局供图

  一张像极了蓝色弹珠的地球眺。望图,前不。久在微信朋友圈里。刷屏。这张照片的拍摄者。正是我国目。前最为先进的气象卫星风云四号,。这也是它“拍。”下的第一幅彩色合成图像。。随之被刷屏的还有。我国首次获取的闪电。分布图,有人惊。叹,原来卫星真的能“抓到”闪电。

  鲜为人知的是,这些。美图并非一蹴而就,从风云四号“。流水线”前端。的黑白照片,到。变身眉眼清晰的。彩色美图,最后为公。众提供台风、。洪涝、暴雨预。报等服务,中间还需要很多加工处。理的过程。中国青年报·。中青在线记。者采访了风云。四号地面应。用系统副总师郭强,揭秘这。些地球的高清写真是如何诞生的。

  控制:5。000次问候“知冷知热”

  风云四号是我国第一。颗静止轨道上三。轴稳定的定量遥感卫星。,2016年12。月11日成功发射。国防科。工局总工程师、国家航天局秘书长。田玉龙在风云四。号首批图像发布会上表示,经初步。分析,图像层次分明。,云层和地表纹理丰富。

  这是结果。要搞清楚。整个来龙去脉,还要从图像回。传说起。首批数据的。准确回传,需要地面站实现对卫星。的精准控。制。郭强说,由于卫星对。指令的存储能力有。限,地面系统需要与卫星进。行实时的任务和指令交互,即风云。四号的每一个观测动作都是在。地面系统的精确控制下完成的。

  他告诉中国青年报·。中青在线。记者,地。面系统每天对。卫星发送的业。务化指令可。达5000条。以上,而对风。云二号每天发送的指令。数量仅有100。多条。目前这5000多条业务。化指令都已经实现了自动发送。

  不过,自动化业务并不能。完全代替人工操作。郭强说,每。年春秋季前后,在45天。左右的时间里,太阳每。天都会被地球挡住一段时。间,卫星获得能量受到影响,最长。一天内将有72分钟照不到太阳。,如果不进行及时调整,卫星。就会严重。失温,甚至。将会影响到卫星安全。

  他们把这段时间称。为“地影期”,这时。,地面站的工作人。员就要提前考虑,给卫星。发送指令,利用。星上自带。的蓄电池为卫星预热“保温”。

  接收:快到能融雪。的“碗”里。来

  接下来。,首批观测数据就要踏上回。到地球的征途了。

  在中国。气象局北京。地面站,可以看。到,风云四。号的接收天线,如同。一口口“大。碗”,整齐划一地面朝西南矗立。

  郭强。说,对于静止气象卫星来说。,天线是。需要时刻面向处于。赤道上空3580。0公里处的。卫星的。所以,通过。北京与赤道相对。位置的判断,这。些天线要时刻面朝西南方。向接收数据。实际上。,虽然笼统说是西。南方向,但每个天。线的方向都需要精密判断。

  在北。京卫星地面站。,有特别设置的风云四号卫星。测距天线。这些测距天线。是正常的数据接收天线的“。迷你”版,能从地面发射。无线电信号,对。卫星的距离进行测定。

  郭强说,通过将北京站、广州。站、佳木斯。站、乌鲁木齐站等地面。站测量的距离进行整合分析得到的。空间位置预报结论,。其精度已经达到了在距离卫星3。5800公里外,误差范围只。有40米左右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数据。接收天线自身有100多吨重。,在它们的下面,有33根。1米直径的。柱子,直接。打到地下25。米深的岩层,这可比楼房地。基深多了。这样的天线能。够在6至7级大风天气里正常工。作。而在下雪天里,。这些天线。也能够启动加热装置,为自己除雪。

  接着,通过这些专属接收天。线,遨游天际的海量数据就可。以回到地面,。进入早已经过反复测试的流水。线,开启变。身之旅。

  变身:。用显微镜观看一片叶子

热门文章更多